問藥,最重要的是什麼?(三)

小小藥罐子

一個小小的藥劑師,活在理想和現實的夾縫間,掙扎求存,希望燃燒自己那渺小微弱的火光,照亮這一大片百病叢生的世界。我希望推廣藥物教育與宣揚用藥知識,主張「服藥是一門科學,也是一門藝術」,分享藥物知識。著作有《服藥聖經——藥.哲.道》、《藥事知多D》、《用藥知多D》及《藥房事件簿》。

詩號:東邪術,獨步走江湖。踏盡千山尋百草,仙丹靈藥在葫蘆,人間一樽壺。——《憶江南.無花譜》。

Facebook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egashadraymak.blogspot.hk
Blogger網誌:http://pegashadraymak.blogspot.hk

上一章,藥罐子曾經跟大家分享過一些問藥之道。

問藥,其實最重要的不是藥,而是藥名。

不過說到藥名,到底應該是中文名?還是英文名呢?

唔……其他地方、其他學科,藥罐子倒是不知道,不過在香港,不論是醫科、藥劑系、護理系,絕大部分課程的授課語言主要是以英文為主的。

相較其他語言而言,沒有人會否認英文是其中一種國際通用的世界語言,所以較方便與不同國籍人士溝通,自然較適合醫學界這種需要跨國、跨境合作的專業。

當然,這個世界有一種東西,稱為翻譯。就算是中文藥名,只要搜尋相關的網站,最後還是可以翻譯成為英文藥名,同樣可以解決這個問題。

所以相較英文藥名而言,拿中文藥名問藥,不是不行,只是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而已。

簡單說,英文藥名還是較方便。

當然,針對一些沒有醫藥背景的用藥者,如果不肯定自己有沒有抄漏、抄錯的話,藥罐子便建議倒不如不要抄:如果有實物的話,便乾脆拿著這盒藥的包裝盒、說明書……什麼都可以,總之,只要有這個藥的名字,便是了。如果沒有實物的話,便乾脆用手機拍下來,這樣不是很方便嗎?

最後,回到最初的問題:

「這粒『朱古力豆』其實是什麼藥?」

唔……既然這位用藥者手上只有這粒藥,沒有藥名,資料不足,自然無從判斷。

這樣子,藥罐子便如實相告道:

「這個……對不起,沒有藥名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」

接著,這位用藥者便繼續道:

「哦……沒關係……這是醫生上次開給我的尿道炎藥,現在剛剛又開始有點尿道炎,我又懶得看醫生,便過來問你們有沒有這粒藥……」

「或者你們有沒有類似的東西?」

對,有時候,問藥只是手段,配藥才是目的。

這就是說,說到問藥,如果是用藥者的話,固然需要藥名;至於如果是藥房的話,更加需要聆聽,因為不到最後一刻,藥房永遠無法知道對方到底是問藥?還是配藥?

Facebook專頁:小小藥罐子

Blog網誌:小小藥罐子: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