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招 KO 實證醫學(一)

小小藥罐子

一個小小的藥劑師,活在理想和現實的夾縫間,掙扎求存,希望燃燒自己那渺小微弱的火光,照亮這一大片百病叢生的世界。我希望推廣藥物教育與宣揚用藥知識,主張「服藥是一門科學,也是一門藝術」,分享藥物知識。著作有《服藥聖經——藥.哲.道》、《藥事知多D》、《用藥知多D》及《藥房事件簿》。

詩號:東邪術,獨步走江湖。踏盡千山尋百草,仙丹靈藥在葫蘆,人間一樽壺。——《憶江南.無花譜》。

Facebook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egashadraymak.blogspot.hk
Blogger網誌:http://pegashadraymak.blogspot.hk

111

 

在法律上,警方調查案件,需要搜集證據,提出檢控,落案起訴;法官審訊案件,同樣需要呈堂證據,進行聆訊,作出裁決。

總之,凡事講證據。

同理,在用藥上,同樣需要證據。

這種證據,稱為「實證醫學(Evidence-based Medicine, EBM)」。

所謂「實證醫學」,在定義上,是指「慎重、準確、明智應用目前所能夠獲得的最佳證據,結合醫生的專業知識和臨床經驗,同時考慮患者的價值和意願,完美結合這三種元素,從而制訂一個治療方案出來。」

實證醫學,在相當程度上,其實是一本攻略。

針對一個病症,首先進行客觀、科學的臨床研究,搜集情報,然後歸納、綜合、分析,目的在增加這些醫學文獻的權威性、認受性,最後參考這些文獻,擬定一本攻略出來,至少讓用家能夠有法可依、有例可援,從而希望能夠對症下藥,藥到病除。

對,最理想的情況,是用家能夠應用最佳的臨床證據,作為磐石,遵循最新的治療攻略,作為鑰匙,同時融合自己的專業知識、臨床經驗,作為佐證,人證物證俱在,並且考慮患者的實際情況,尊重患者的個人意願,從而建議一個適合的治療方案出來。

簡單說,實證醫學,便是「凡事講證據」。在治療上,舉凡所有章法,背後總會有憑有據。

所以,實證醫學擁有舉足輕重的參考價值,絕對不容小覷。

這話怎麼解?

實際上,救急扶傷,爭分奪秒,醫護人員實在擠不出這麼多的時間,更加拿不出這麼多的人命,拿患者開玩笑,拿人命交學費,從錯誤中學習,從失敗中成長,慢慢累積自己的實戰經驗。

相較而言,不管是「抄考」,還是「參考」,借鑒前人的經驗、智慧,未嘗不是一個折衷的方案,簡單說,便是「前人栽樹,後人乘涼」,具體一點說,便是「以前怎麼做,現在便怎麼做」。直接一點說,便是「按本子辦事」。

就算未必能夠承先啟後,至少能夠薪火相傳,對吧?

其實,舉凡所有知識,不就是這樣嗎?

這就是說,實證醫學的真諦,其實是讓醫護人員能夠有法可依、有例可援,參考一套客觀、科學的標準,並且根據實際的情況,因時制宜,相機行事,權衡輕重,作出取捨,從而讓患者能夠得到最理想的治療。

在用兵上,這便是一種「踐墨隨敵(《孫子兵法.九地》)」的概念。

一些看倌,看到這裡,可能會問:

「咦?藥罐子,我看過最新一期的攻略,說一種藥的藥效,遠較我現在服用的這種藥還要有效、安全,那麼,為什麼醫生不開給我呢?」

Facebook專頁:小小藥罐子

Blog網誌:http://pegashadraymak.blogspot.hk/